切换到宽版
  • 1阅读
  • 0回复

湖口这个趣闻上人民日报了—大雁和鹅居然生出了雁鹅!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

小型自动点胶机
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鄱阳湖,中国第一大淡水湖,当地人管它叫海。四千多平方公里的水面,一望无际,烟波浩渺。碧水环绕的四十一个岛屿和七个自然保护区,使其成为世界著名的候鸟天堂。越冬时节,万鸟欢聚,飞起遮日月,落地不见草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村民沈红卫、邹玉莲夫妻,心眼儿活又肯吃苦,用自家的责任田和柴山,跟当地人换了一块荒地。良田换荒地,以少换多。多多少?哎哟喂,连地面带水面,两百六十多亩!这块沿湖的荒地,靠近刘家垅水库,山丘沟壑,蒿草丛生。夫妻俩起早贪黑,挥汗如雨,两双手来两把锄,硬是把荒地变成水田和果园,山上种桃李,田里栽稻禾,又挖了鱼塘,建了禽舍,养鱼外带鸡鸭鹅,创办起一个生态家庭农场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鸡鸭鹅,乐呵呵;夫妻俩,笑开花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2017年正月初七,玉莲一早起来喂稻谷,忽然发现抢食的鸡群里多了一只“大家伙”!起先,她还以为是自家的鹅,定睛再看,不对,这“大家伙”黑嘴褐羽,黑头白脖,跟自家的鹅完全两样儿。不是自家的,它却不认生,大嘴二嘴地吃起来,不管也不顾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玉莲说,我瞅着不像鹅呀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红卫说,像不像,三分样,不是鸡鸭就是鹅!你瞅它饿的,就让它吃吧,不缺它的口粮。回头谁家来找了,就让他们带回去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这“大家伙”仿佛听懂了红卫的话,心安理得吃个肚歪,打个饱嗝儿,下水消化去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就这样,一天两天,十天半月,没等到谁家来认领,却只见,扑啦啦,从天上又飞来一只。一模一样,大模大样,落进池塘就撒起欢儿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从此后,两个“大家伙”日出而飞,日落而息,如入无人之境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家里突然添丁多口,鸭不是鸭,鹅不像鹅。红卫认真起来,就请行家来辨认。行家离老远就叫起来,这哪儿是鹅呀,这是大雁!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专家说,雁分好几种,在咱们鄱阳湖过冬的就有黑雁、灰雁、豆雁、斑头雁、鸿雁。这两位来客,就是鸿雁。别看它们成双成对儿,可都是母雁。姊妹花儿啊!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说着,专家就唱起来——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鸿雁向南方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飞过芦苇荡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天苍茫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雁何往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心中是北方家乡……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这支出名的歌,红卫也会唱,歌名就叫鸿雁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红卫一下子忙起来,忙得寝食难安。白天要看好喂好,晚上还爬起来,打着灯到处查看,生怕草里有蛇或其他什么动物伤了鸿雁。稍有空儿,就打开手机上网,寻找鸿雁的词条,看它们有什么习性,看它们爱吃什么。哦,爱吃草,还爱吃小虾小蟹,这些岸上水里都不缺。再说还有稻谷呢,饿不着它们;哦,觅食多在傍晚和夜间,清晨才返回水中休息或游泳,有时也在草地上休息。好吧,有我在,你们想觅食就觅食,想休息就休息,保证安全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转眼到了八月。有一天,两只鸿雁突然从池塘里飞起来,飞得很高很高。从红卫家门前飞过,一直飞到山那边,瞬间无影无踪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没有告别,就这样匆匆离去了。想到与它们的朝夕相处,望着空荡荡的天际,红卫忍不住流下了泪。它们还会回来吗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听说鸿雁飞走了,玉莲也急忙从家里出来,啊,它们就这样飞走了?连晚饭都没有吃!路上会不会饿呢?它们到哪儿去找吃的啊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想不到,就在夫妻俩难过的时候,两只鸿雁又飞了回来。它们在天空盘旋了几圈儿,又落进水塘里,嘎嘎地叫着。好像说,我们回来了,我们舍不得离开你们!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夫妻俩喜极而泣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一切又照常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咕咕,喔喔!鹅哩,鹅哩!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鸡鸭鹅雁热闹成一大家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这天,邻居老黄来了,想买走那只母鹅,要给他家的公鹅做伴儿。你家不是还有两只母雁吗?老黄说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红卫两手一摊,鹅是鹅,雁是雁,两码事啊!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但是,他禁不住老黄死缠烂打。好吧,鹅我不卖,你先抱走吧。等你家公鹅过了劲儿再抱回来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剩下孤单的公鹅与两只鸿雁相依为命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本来鹅是不会飞的,可它看见两只鸿雁飞来飞去,不由得心痒,也跟着学。还别说,学着学着,还真飞起来了。只不过,飞不太远,也飞不太高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玉莲说,哎哟,长本事了!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红卫说,长岭尽出新鲜事!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可是,夫妻俩还没高兴够呢,这天就出了事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下午,两只鸿雁突然飞起来,公鹅也跟着飞起来。这回,它不但飞得高,而且飞得远,直到天黑都没回来。夫妻俩急了,跑到山上到处找。当他们一无所获回到家时,发现两只鸿雁早已回到了池塘。可是,公鹅没有回来。公鹅哪儿去了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这一夜,夫妻俩都没睡。几次好像听到公鹅叫,爬起来就往门外跑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没有月亮,也没有星星,天黑如墨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公鹅在哪里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夫妻俩顾不得喂稻谷,又分头去找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天呀,在高压线下,红卫发现了公鹅。它紧闭着双眼,早已僵硬成石头。它飞呀飞呀,飞不动了,落在高压线上,没站稳,从上面摔下来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在池塘边的草丛里,夫妻俩哭着掩埋了他们的心爱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你没有离开我们,玉莲说,当我喊你吃饭的时候,你能听得见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这时候,有一个人悄悄地来到了池塘边,怀里抱着两只鹅。一公一母。这是邻居老黄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老黄放下两只鹅,悄悄地来,又悄悄地走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春暖花开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两只懂事的鸿雁都生了蛋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让红卫夫妻俩没想到的是,鸿雁不仅生了蛋,还孵出了孩子!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这是跟公鹅的孩子。毛茸茸,天真又可爱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这可真是奇迹呀!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玉莲数了一遍又一遍,到底也没数清有多少只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红卫对这些小宝宝说,你们到底是雁呀还是鹅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小宝宝们叽叽喳喳。好像说,我们不是雁,也不是鹅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红卫笑开了,那我以后就叫你们雁鹅吧!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小宝宝们又一阵叽叽喳喳,好啊,好啊,我们就是小雁鹅!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鸿雁不像母鸡,一天生一个蛋。它们今天生一个,也许后天再生一个。一生下来就用草盖住,不让人发现。生得差不多了,鸿雁就孵起来。孵累了,要吃要喝了,公鹅就去替换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有两只鸿雁在长岭安家了!春风把喜讯传遍四方。报社记者来了,十里八村的乡亲来了,摄影爱好者来了,爱鸟护鸟的志愿者也来了。两只鸿雁成了“网红”,喜气洋洋地迎接八方来客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红卫连连摇头,不卖,不卖!人鸟共家园,同在蓝天下。这是我们长岭的传奇,也是鄱阳湖的传奇。到了九月,小雁鹅就会有一百多只啦,我要让它们的妈妈带着它们,飞遍鄱阳湖,去看一看青山绿水,去迎接首届鄱阳湖国际观鸟节!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来源 : 李迪 : 长岭雁来(人民日报2019年8月14日)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快速回复
限80 字节
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,可以用”恢复数据”来恢复帖子内容
 
上一个 下一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