切换到宽版
  • 1阅读
  • 0回复

吕挺,他是英雄,也是一个平凡的29岁年轻人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

自动安装螺丝机

      浙江24小时-钱江晚报记者蓝震 黄小星 通讯员 邵琦 李欢 金枢铭 邵帅 郑家幸 图片由消防部门提供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青山含悲,苕溪呜咽。英雄吕挺的生命,定格在29岁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吕挺牺牲后,应急管理部批准吕挺同志为烈士,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和浙江省消防救援总队追记他一等功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10点19分,载着烈士吕挺骨灰的灵车途经湖州市安吉县消防大队,5辆消防战车齐鸣哀笛,门前站着并肩战斗过的安吉大队全体指战员,眼含热泪目送吕挺最后一程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队友拉着“我们来世再做兄弟”的横幅,默默敬礼,目送车队离开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安吉超过10万市民含泪走上街头,送他上了回东阳的高速口;在另一头,吕挺老家东阳,父老乡亲们默念着那个“少儿郎”,等他归来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烈士吕挺,你的回家路,并不孤独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发小:说好请你吃饭却要永远欠着了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那个叫“吕挺”的英雄,是一个只有29岁的平凡年轻人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追悼会上,从金华东阳赶来的发小吕广,一直在抹眼泪。遗体告别时,他想多看吕挺两眼,又不忍心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记忆里,吕挺还是今年过年聚会的样子。他和几个要好的朋友问吕挺:“消防员平时都做些什么?”吕挺回答,“捉小猫呀!”他把那个画面描述得妙趣横生:小猫窜到空调上,喵喵喵地叫,就是不下来,老太太束手无策,只得打电话叫来消防队员。类似的还有,他们替居民捅走一个比篮球还大的马蜂窝,帮被关在门外的醉汉撬门。他们还会替小区居民捉蛇——“你不怕吗?”吕广担心地问。“不怕,就和咱们小时候去田里捉蛇一样的,”吕挺笑笑。他只在入伍两三年时,和吕广轻描淡写地提了句,自己有次从火场抱了个煤气罐出来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幼年时,吕挺的淘气和顽皮出了名:舅舅家门前两棵屋顶高的广玉兰树,吕挺天天爬,树皮都被蹭得光溜溜;上初中,男生比赛力气,两个人都扳不过一个吕挺。电视剧仙剑奇侠传热播时,吕挺迷上“神仙姐姐”,他收藏十几张刘亦菲海报,和小伙伴炫耀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从新闻里,吕广他们才知道,这位发小,工作远远不是“捉小猫”“捅马蜂窝”,他先后参加各类灭火救援战斗2000多次,包括参与处置安吉恒林椅业火灾、安吉报福镇深溪村洪水救助。这所有的波澜壮阔和心惊肉跳,都被他笑笑带过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他很单纯,很多人工作后,身上会有一种社会气息,但他没有。”吕丽说,吕挺永远是那个说得少、默默做的人。都知道他假期少,发小们结婚、生孩子,不抱希望地和吕挺说声,吕挺也只回答一声,“好的”,而在喧闹的喜宴,他如约而至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你不是很能游的么,小时候都游得比我远,憋气憋得比我久啊,你这次怎么不游回来,”一个发小写道,“人家都叫你英雄,可是我们不想叫你英雄,前段时间都说好等你回来请你吃饭,你就这样让我永远欠着了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父母:拿着儿子遗物中的铭牌泣不成声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追悼会前一天,吕挺的爸爸妈妈来了一趟安吉县消防中队,收拾遗物。儿子2012年12月加入消防队伍,2015年9月来到安吉,在这里度过近4年时光。4年间,老两口总共也就来过中队一两次,不忍心打搅儿子工作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两位老人走进儿子生前的办公室,他的作训服挂在椅子上,就像随时会回来一样。看到荣誉证书、工作照片、视频等影像资料,两位老人泪流满面。妈妈拿着儿子贴在执勤实力表上的铭牌,摸了又摸,泣不成声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这次受伤,中队消防员卢云鹏印象深刻。去年,他们接到一个厂房起火警情,队长到达现场爬下消防车,由于地面不平,崴了脚。他当时哪管得了痛疼,拉着水带就往火场冲。拖着疲惫身躯回队后,他才去医院拍片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记者在吕挺办公桌上,看到一张安吉县中医院门诊病历单,就诊时间为今年6月2日,医生诊断“右踝关节扭伤,右短腿支具固定”,建议“休息一周”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卢云鹏说,队长喜欢打篮球,打后卫,投篮很准。看到兄弟们用的球比较差,他自掏腰包买了一个好的。可自从脚踝不适,吕挺很懊恼上不了场,但几乎每次都会坐在旁边加油。队友为了照顾队长,就会搬一张椅子放在篮球场上,让他练习固定投篮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如今,这只球静静躺在篮球馆一张椅子下,好像在等主人归来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大队长:他刚买了房,还没找女朋友呢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因为是东阳老乡,大队长厉海荣平日和吕挺交流很多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灾情救援总是冲在最前线,个人事务却永远置之脑后”,大队长厉海荣口中,吕挺耿直淳朴,“对老家父母,吕挺常说‘没事没事’,是不愿让父母牵挂担忧;对中队队友,吕挺敢喊‘向我看齐’,救灾训练永远冲锋在前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来消防队伍之前,吕挺是长安大学一名毕业生,毕业之后,在湖州当地有份稳定工作,但他却义无反顾投身消防队伍。“是因为他从小就有军人情结。”厉海荣说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凭借工作刻苦、专业能力强、担当队伍骨干的优秀表现,吕挺通过考核,获得单位和战友认可,当上中队长。他从不缺席每次训练,每次出警,也都奋勇当先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厉海荣从不为吕挺业务操心,但个人问题他一直惦记着。“我跟他谈过很多次心,让他多去接触,吕挺也就是笑笑,说自己还是看缘分。”厉海荣说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两三个月前,吕挺在安吉按揭买了套房子。他还在发愁房贷。队友跟他开玩笑,“没有女朋友怎么就先买房子了呢?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我知道,队长还是想在安吉有一个家,”卢云鹏眼里含着泪花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吕挺是独生子,报喜不报忧是家常便饭。不久前的“利奇马”救援中,报福镇唯一的外出路步石桥被淹,交通中断,他带头冲在前面,将卫星电话和电工顺利送进村。那次救援,几个小时都没有消息,后来结束完救援,他才给父母报了个平安。追悼会上,报福镇来了很多村民,想当面跟恩人“道个谢”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晚上5点40分吃完饭,我和吕挺还在讨论队里添置水域救援专业器材设备,晚上5点59分就响起警铃,后来就再也没回来……”,大队长哽咽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失联37小时后,噩耗传来。吕挺的电脑页面,还停留在采购冲锋舟马达上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队长走了几天了。每晚8点半,是中队例行晚点名时间。过去,是吕挺和指导员一起点名,现在,由队里的值班班长代替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两三天前,当第一次念到“吕挺”的名字时,空气在一瞬间凝固了——短短的一瞬间,万般复杂情绪如鲠在喉,过去的日常,如今指向永远的失去——一瞬间后,所有人齐声替吕挺喊了一声:“到!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快速回复
限80 字节
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,可以用”恢复数据”来恢复帖子内容
 
上一个 下一个